当前位置:www.468.net > 网站简介 > 绿色火腿蛋,再点亮现实的希望之光

绿色火腿蛋,再点亮现实的希望之光

文章作者:网站简介 上传时间:2019-12-25

其实这不是神马富有针对性的评论。
www.468.net ,看电影被感动也是常有的事。。

巫婆的身份设置是符合儿童心理学研究的。

现在好象比较时兴将人分为体制内和体制外的人,体制外的人通常有某种优越感,似乎自己的人格才是独立的.可实际上,真正愿意做体制外的人还是很少的,而且是很痛苦的.余杰北大硕士毕业后差一点进了他想进的国家图书馆作一个体制内的人,可由于他写了一些比较反体制的文章,最后还是被迫做了一个体制外的人,一个自由作家,所以他牢骚不断.

有剧透

只是好希望能有那么一个人,在可以用来回味的童年时代做那么一些事,哪怕只是公园荡秋千,睡前讲故事。
经历了这几年,仿佛已经忘却内心深处那些孩子气的愿望,忘了怎样为了买几毛钱的甲壳虫玩具苦苦哀求大人。

真正的长发公主式的故事,其实就是控制狂和情感虐待的父母与孩子之间的关系。父母提供衣食养育孩子,也全方位对孩子从人身到精神都进行着控制和操纵,他们从孩子身上剥削生命的青春活力,点亮自己惨淡的人生;而孩子在父母天长日久的洗脑中,将父母的种种情感虐待行为合理化和内化,将父母对自己的虐待和剥削视为理所当然,时日长久亲子之间形成病态的共生现象。孩子的生命由于被父母吸食,日益枯槁,造成严重的人格障碍(比如挣脱母亲病态共生不成而自杀的杨元元,或者随便就被坏小子吸引来对母亲进行病态“反抗”的谭蓓蓓等)。子女唯一的解脱之道就是“弑母”,就是在心理上和虐待自己的父母划清界限,在心理上不再和父母共生。

<The Shawshank Redemption>里面,那个图书管理员老布在被囚禁了大半生以后终于获得了自由,然而他在自由的世界中却不知所措,无时无刻不想回到那个剥夺他自由却让他习惯了的肖申克监狱,最后他终于上吊自杀了.于是,摩根•弗里曼演的阿瑞就发表了他对institutionalization(体制化)这个词的见解,他将监狱说成一个institutionalization的场所,他说:

说在前面,以下为本人作为电影门外汉的个人感觉,如果有哪位大佬看到后不同意我的看法……

真的其实有些事情错过了就永远弥补不回来。没有做过那些事,看似也这样成长过来了,但总会在未来的某个时间点,看到一些美好的东西心里一软,才恍然意识到自己失去的是些什么。

但是上述的心理学故事太过惨烈,不适合直接讲给孩子听。所以童话要作各种改编——
1、巫婆不是生母,而是改成了拐骗者(以回避主人公纠结于血缘关系造成的巨大伦理痛苦);
2、本该因长期受到情感虐待而有严重心理问题的公主,因为太阳花的魔力而得以迅速恢复,依然开朗向上有活力,没有留下不可逆转的心理创伤;
3、没得到过爱和宽容的孩子,在现实中很容易被坏小子几句好话一点恩惠就骗走,但本片里的尤金其实是个好小伙,并不想骗姑娘;
4、女主的反抗大业其实还是需要外力帮助的,但王子已经过时,于是就有了帅气又讨巧的白马;
5、而最后“弑母”的重任,也由变色龙代为完成,回避了女主的道德压力——迪士尼几十年来都那么善于用动物角色,来作为主人公人格的补充,真是秒招。

绿色火腿蛋,再点亮现实的希望之光。一开始你恨(hate)它,它剥夺了你的自由;接着你会慢慢的习惯( get used to)它,熟悉它;最后你会离不开它,离开它你将象老布一样不知所措.

我也不接受反驳

所以Sam能为Lucy做的,其实已经比什么都多了。他说她值得所有一切的好东西,我知道很多家长也这么觉得,可谁真的会这么做,会这样义无反顾去爱,会这样毫不顾忌说爱。

你看,经过编剧秒笔生花,一个本来惨烈的故事就可以改编成动画片了,当然,孩子只要看得开心就好,至于其中深意,只有成年人知道。据说本片是迪士尼第一部分级为PG(辅导级)的动画长片,而不是以往的G(全年龄),我觉得非常有现实意义,至少看了这片之后去学习辨析何为情感虐待行为的人变多了,这对孩子们的成长环境是好事。

相信我们中间的许多人,尤其是体制内的已经工作过许多年的人都很有感触.我们所在的那个叫做"单位"的地方又何尝不是一个institutionalization的地方?何尝不是一个监狱?

看《一出好戏》给我的感受就是,不算惊艳,但值得一看,是一部有深度的电影。

本文由www.468.net发布于网站简介,转载请注明出处:绿色火腿蛋,再点亮现实的希望之光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