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468.net > 网站简介 > 才敢念念不忘,福尔摩斯

才敢念念不忘,福尔摩斯

文章作者:网站简介 上传时间:2019-12-25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每天早上五点零五分,总会有一只狗狗端坐在火车站门口,等它的主人。这只狗狗叫Hachiko,日语里的“八”,这是一个被爱注册过的名字。它的意思是延伸到天际又降落到大地。

本片一出,腐女当道。毕竟,盖•里奇都亲口承认了:福尔摩斯和华生的关系有些微妙,有那么一瞬间他们会爱上彼此。一时间,腐汁四射……其实,里奇这次施展的是吸星大法:《叶问》火爆了,他就让福尔摩斯耍咏春,来讨好中国观众;丹•布朗红透了,他就让侦探去对付神棍,福尔摩斯分析黑魔法地图那场戏,与《天使与魔鬼》何其相似。

“最沉重的负担压迫着我们,让我们屈服于它,把我们压倒地上。   但在历代的爱情诗中,女人总渴望承受一个男性身体的重量。于是,最沉重的负担同时也成了最强盛的生命力的影像。   
  负担越重,我们的生命越贴近大地,它就越真切实在。   
  相反,当负担完全缺失,人就会变得比空气还轻,就会飘起来,就会远离大地和地上的生命,人也就只是一个半真的存在,其运动也会变得自由而没有意义。”

某年暑假,一个14岁的女孩躺在床上,囫囵吞枣看完整套《福尔摩斯探案集》,然后又看一遍,再看一遍,还看一遍,一遍又一遍,直到20多年后,虽然已经20年没碰那些书,当这个女人在大银幕上看到维多利亚时代伦敦的泥泞街道,脑海中顿时出现福尔摩斯根据靴子上的泥土判断华生去了哪里出诊的情节;当她看到福尔摩斯跟人打拳击,脑海中就出现华生说福尔摩斯是拳击高手;当她看到银幕上出现屠宰场,脑海中就出现福尔摩斯揣着根大鱼叉在屠宰场刺猪肉;当她看到福尔摩斯的屋子乱糟糟,脑海中也想起只要没有案子,福尔摩斯就会嗑药,把自己弄得人鬼都不像。。。

我是一个正在养狗的人。养的是一只红色的小贵宾。它是妈妈抱回来的,每天妈妈出门,它都要挣扎似的从我怀里挣脱出来,跑到门口疯狂的叫。声音像是哭,看了让人揪心。而每每妈妈回来,它总是散发出浑身的活力和热情围绕在妈妈身边,摇着尾巴伸着前爪,嘴里还哼哼着要抱抱。如果把它抱起来,它就会安静的蜷缩在妈妈的臂弯里,像熟睡的婴儿,很久很久不出声。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谁来演福尔摩斯。老实说,看电影之前我实在想象不出,除了都是瘾君子(福尔摩斯从《四签名》开始注射可卡因),小罗伯特•唐尼和福尔摩斯还有什么共同点。有了因吸毒二进宫的案底,唐尼就算拿着烟斗,都会让人以为他毒瘾又犯了,不如干脆给他一支针管。柯南道尔的福尔摩斯,是个与爱情格格不入的剩男,对尸体的兴趣远超过女人体;而唐尼太花花公子气,眼神深情得让你想脱衣服。唐尼没有福尔摩斯的鹰钩鼻,福尔摩斯没有唐尼的拉碴胡子;唐尼没有福尔摩斯的瘦高个,福尔摩斯没有唐尼的腱子肉。最让我担心的是,这个以演《卓别林传》起家的家伙,会把侦探之王整成一个小丑。

片中的RYAN就如同当年米兰昆德拉笔下的托马斯,过着“在云端”的幸福生活。没有东西可以束缚他。房子,车子,家具,亲人,爱人,朋友……如果你把他们都放进背包,你会被压的喘不过气来,肩带深深勒进你的肉里,你寸步难行。

 

不像之前看过的日本排的宠物电影那么刻意的煽情,影片好像是不经意间在营造一种温馨的氛围。这种氛围穿越城市,穿越物种,穿越生死。《忠》采用倒叙的手法,让一个小男孩讲述他心目中的英雄八公的故事。在这个故事里,Hachiko偶然的与主人相遇,从此便开始了一生中那段愉快的生活。每天,Hachiko都会送主人上班,等主人回家,直到有一天,它再也等不到他回来。
就这样,换了主人,原来的家也被新的住户代替,Hachiko没有家了。虽然它只是眨了眨眼,可我们依旧可以感觉到它的辛酸。它逃了出来,睡在废弃火车厢的车轮下,每当第一班火车将它唤醒,它便走去火车站,端正的坐在门口对面的台阶上,等着它回家。九年如一日。

算起来,唐尼已是第76代福尔摩斯了——他的75个前任,留下的电影就有211部。但如果说一千个人有一千个哈姆雷特,那福尔摩斯的形象不外乎两个。
1939—1946年,一个叫拉思伯恩的家伙,连演了14部福尔摩斯电影,片中他几乎永远一副“格纹斗篷+格纹猎鹿帽”打扮。这套专用战斗装备,后来就跟超人的内裤、孙猴子的虎皮裙一样,成了注册商标。直到1984年,杰里米•布雷特颠覆了这个形象。他很少穿斗篷、戴猎鹿帽,因为他知道,在伦敦城里,这副打扮就跟“犀利哥”一样拉风,而作为一个侦探还是应该低调一点。他把福尔摩斯改造成了戴礼帽、穿燕尾服、手持文明棍的英国绅士,把这个侦探演绎地像奥黛丽•赫本一样优雅——布雷特曾因长得酷似赫本,得以在《战争与和平》中出演赫本的哥哥。他几乎一出现就征服了所有的侦探迷,如果说别人是在演“福尔摩斯”,而他就是“福尔摩斯”。

所以RYAN把他们都扔掉,他背着他的空行囊,轻舞飞扬,还到处鼓吹他的这套理论。讲台下的那些人,脸上带着生活所迫的疲累,听完他的理论,露出轻松的微笑。

(有N年没写长排比句了。)

可能,它知道再也等不到了。可是它依旧选择等下去。它相信,无论是生还是死,它们总有能见面的那一天。

连盖•里奇也承认,布莱特无论是气质,还是外形,都最忠实原著。因此在选角问题上,相信里奇经历了和当年李白一样的苦恼: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而就在此时,一身钢铁战袍的唐尼找上门来。据说一开始,里奇嫌唐尼有点老,因为剧本设定在1889年前后,福尔摩斯35岁,而唐尼已经44了;但这点理由在《钢铁侠》全球热卖的重磅炸弹面前,是软弱无力的。何况唐尼为表诚意,更是只身前往里奇家中一夜长谈,两个不羁的男人就此一拍即合。

RYAN的工作是帮拉不下脸的老板解雇员工。在看似关怀与温情的口吻下,是职业化的麻木不仁。一个连至亲至爱都不会装进背包的人,又怎会让别人的痛苦干扰自己?

 

我是个脆弱的人。所以有些事情,我选择忘记。忘记虚荣,忘记背叛,忘记曾经的爱和伤痛。当我忽然之间想要回忆却回忆不起来,我多少有些开心。因为我惊喜于自己,想忘的都忘了。对于那些无法遗忘的事,比如时间的流逝,生命的终结,我真的不愿想起,从来都选择逃避。我怕我承受不起。

看完电影后,我不得不羞涩地承认,我被唐尼这个老男人征服了。我又找出了布雷特当年的影像,像看前女友的照片一样,匆匆扫了两眼,然后绝情地扔进“回收站”:从此我心中的福尔摩斯,属于唐尼。喜欢唐尼什么呢?说不清,就觉得他花白的拉碴胡子,是他身上最性感的毛;用弹“冬不拉”的指法,弹(不是拉)小提琴,散发着气死帕格尼尼的艺术气质;甚至喜欢他乱蓬蓬的头发,略显松弛的眼袋,废品站似的卧室……就像女人喜欢闻自己男人的臭脚丫。现在这个时代,老男人越发吃香,四五十岁迷死人,想那18年前的“卓别林”怎比得上如今的唐尼?如今的他,即使一身胡铁花的打扮,也能演出楚留香的气质;一个醉眼惺忪的眼神,都能让你心头鹿撞。

涉世未深的新人娜塔莉,渴望安定幸福的小生活,会在机场与男友拥别,出门的时候带着大大的行李箱,恨不得把能带的都带上。裁人的时候,会不安,会心寒。被男友甩,在公共场合就大哭起来。

哦是的,原以为这部《福尔摩斯》不可能忠于原著——小萝卜糖尼演福尔摩斯!他甚至不是英国人!裘德洛演华生!他简直太帅太不憨厚!预告片里的连串动作场面,也跟原著的绅士风味大相径庭。我走进戏院的时候,十足是准备看笑话的。

最近在看周国平的书,《宝贝宝贝》。那里面三岁的小女孩对人生的思考和疑惑我也有。有什么办法可以不老,爸爸妈妈能不能永远陪在我身边,我能不能永远不要长大。虽然我理智的知道不能,但还是忍不住去感叹怀想。而每当想起这些,内心都无比沉重。要有多坚强,才敢念念不忘。我知道我无法像Hachiko一样,带着心里的哀伤和想念,日复一日的去完成生命中那场最盛大的坚守。

别以为里奇的唐尼版福尔摩斯,有了性感,就背弃了原著;之前比这离谱的有的是:二战期间,哥伦比亚公司出于鼓舞民心的目的,电影里福尔摩斯面对的恶棍居然是纳粹;第三任007罗杰•摩尔的《福尔摩斯在纽约》,竟让禁欲主义者福尔摩斯,跟艾琳•艾德勒有了私生子!
而在某种意义上,里奇是非常忠实于原著的,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伦敦人,他在片中完美再现了维多利亚时代的伦敦城:浓雾、煤气路灯、鹅卵石铺的街巷、戴圆顶头盔的警察……本片的决斗地点设在尚未竣工的伦敦塔桥上。我原以为是里奇玩的穿越,因为我印象中,原著从未提及这个著名建筑。但查证的结果是,该桥始建于1886年、1894年完工,与本片的时间设定完全契合!

一开始,似乎都是RYAN在给娜塔莉指路,告诉她把行李箱里的东西都扔掉,告诉她生活残酷,要轻松面对。可渐渐地,似乎娜塔莉,也在影响着RYAN。她冲着他吼:我是需要长大,可我看你简直是一个12岁的孩子。

 

本文由www.468.net发布于网站简介,转载请注明出处:才敢念念不忘,福尔摩斯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