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468.net > 关于我们 > 幕后传奇,与来宾深情互动www.468.net:

幕后传奇,与来宾深情互动www.468.net:

文章作者:关于我们 上传时间:2020-02-15

www.468.net 1

www.468.net 2

www.468.net 3

www.468.net 4

www.468.net 5

制作阵容

埃马纽埃尔-塞松抵沪

LanaDelRey新专辑封面

www.468.net 6

不到一年前,安东尼奥•L.A.•里德(Antonio“L.A.”Reid)在西好莱坞的Cecconi’s餐厅约了约翰•布兰卡(JohnBranca)吃晚餐。里德自2011年7月起就一直担任史诗唱片公司(里德称之为“《颤栗/Thriller》所成就的公司”)的CEO,他自此接手了这个没有多少热度的冷门厂牌。

www.468.net 7

据媒体报道,LanaDelRey日前公布了她的下一张专辑《Ultraviolence》的封面,图片是黑白怀旧风格的。

5月9日下午,2006年法国超级星光大道NouvelleStar冠军ChristopheWillem举办了中国首场歌迷媒体见面会。此次ChristopheWillem中国之行,是应法国驻中国商会邀请。借此难得的机会,Christophe Willem终于与期盼已久的中国歌迷及各位媒体朋友们见面,这次活动也得到了Live Nation和Sony Music Entertainment的支持。

而在迈克尔•杰克逊2009年去世前不久,布兰卡回归担任了杰克逊的顾问和律师。而在他担任杰克逊遗产管理委员会的联合执行人期间,他解决了杰克逊高达五亿美元的债务,这得益于演唱会电影《就是这样》(全球票房2.61亿美元),以及他们与太阳马戏团的合作的项目。

埃马纽埃尔-塞松抵沪

这张专辑是由TheBlackKeys乐队吉他手DanAuerbach制作的,LanaDelRey与曾获得格莱美奖的音乐人Rick Nowels一起创作了这张专辑,后者曾为 Madonna、Ellie Goulding、Cee-Lo Green等明星创作过歌曲。专辑的下一支单曲《West Coast》将于5月18日发行。不过这张专辑的发行日期还没有最终确定。

Christophe Willem中国首场歌迷媒体见面会选在上海外滩的高档俱乐部UNICO举行,法国领事馆官员及各界媒体共同见证了Christophe Willem的来华首场公开表演。见面会上,Christophe Willem带来了多首经典作品,包括奠定法国流行天王地位的首支个人单曲《Jacques a Dit》、去年私人造访中国后对中国念念不忘之情的作品《L'Hymne a L'Amour》等。在演唱代表作《Starlite》时,Christophe Willem走下舞台与来宾深情互动,全场也跟随节奏打起拍子。Christophe Willem的声线清澈明亮、雌雄莫辨的中性声调,分不出真音还是假音的完美表演,征服了在场的每位听众。

那天晚上,里德的一项提议就是拍摄一部迈克尔的传记片,涵盖其19岁(拍摄电影《新绿野仙踪/The Wiz》并首次与昆西•琼斯合作的时候)至24岁(与昆西•琼斯创作出改变世界的《颤栗》专辑的时候)期间的人生。

www.468.net 8

Dan Auerbach近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专辑的制作过程两人有时候会争执不下。Auerbach表示尽管整个过程并不轻松,但是录完专辑仅用了两周时间。“本来我们计划是工作三天的,她把它延长到了两周,我们做完了整张专辑。她真的挺了不起。”

Christophe Willem,2006年法国超级星光大道Nouvelle Star冠军得主。出道短短四年,唱片销量已突破两百万张,并获得4项NRJ音乐奖和一座法国音乐大奖的肯定。2007年推出首张大碟《Inventaire》,收录的单曲《Double Je》一举夺下法国、比利时单曲榜冠军。2009年推出第二张专辑《Cafeine》,风格大胆转向电子流行舞曲,充满刺激性的曲风,顺利登顶法国专辑排行榜冠军。2011年底,Christophe Willem推出新作《Prismophonic》,专辑以麦克风如棱镜般散射出白光为制作概念,散发出宛如声音的光芒。

布兰卡对此的回复简单明了:“不行。”

埃马纽埃尔-塞松抵沪

“她每天都能给我带来惊喜,有时候她会反对我的意见。我能感觉到她也不想让任何人认为她不受控,我知道身为一个女性在音乐行业里生存确实很不容易。所以尽管我们会有争执,但是之后总会伴随着音乐起舞,结束一天的录制工作。”

“约翰对我说,‘这个想法很好。但凭什么?凭什么我们要允许你去做这个项目呢?’”

2014年5月10日晚的上海大剧院,传来了泉水般清澈的竖琴声。在“2013-2014走进大剧院——汉唐文化国际音乐年”的第七场公益演出上,法国竖琴家埃马纽埃尔•塞松为上海观众献上了令人陶醉的竖琴独奏音乐会,这也是他首次在上海进行演出。

在今年夏天的Glastonbury 音乐节上, Lana Del Rey 与 The Black Keys都将登台献艺。此外,五月至六月,Lana Del Rey还计划做几场美国巡演。在不久前结束的Coachella音乐节上,Lana Del Rey首次演出了新歌《West Coast》的完整版本。

57岁的里德如今回忆道。布兰卡抱怨说,里德在史诗唱片任职期间并没有为杰克逊做什么。里德在任职的头两年中,正好在福斯电视台担任《X元素》节目的评委(现在里德称这个决定“很糟糕”),布兰卡也抓住了这一点。“他说,‘你上电视的时候从不谈论迈克尔,’”里德说。“他开始责备我。而我是自投罗网。”

从古至今,竖琴以高贵典雅的魅力,吸引了众多乐迷。在古希腊神话中,它是诸神手中常见的乐器;而在英国,则设有御用竖琴师。作为世界上最古老的拨弦乐器之一,竖琴在现代管弦乐团中占有重要的地位。作为室内乐中重要的独奏乐器,竖琴柔和优美的音色极具感染力。

但是里德看到了证明自己的机会,于是他要求做另外一件事,一个更大宏大的项目:进入迈克尔遗留的曲库并听取所有录音——众所周知迈克尔会为每张专辑会录制多达七十首曲目。“让我听听所有的曲目”,他对布兰卡说。“然后我召集我的团队来打造一张迈克尔的专辑。”

本次应邀前来的法国竖琴家埃马纽埃尔•塞松,是近几年来竖琴领域的佼佼者,也是首位先后在三大国际音乐比赛中获奖的竖琴家。他在2006年成为了巴黎国家歌剧院的首席竖琴家,在独奏、协奏和室内乐领域都颇受好评。极富感染力的演奏不拘一格,让他拥有了“顽童”的称号。

“我那时就是一个说大话的唱片人,”里德说。“因为我不知道曲库中会有什么。”但是他现在再提这个的时候则嘴上带着笑,并且自信满满。他将采用非正统的策略创造出世人认为不可能的东西来——即是一张应被热烈讨论的包含有杰克逊从1979年《疯狂》(Off the Wall)到2001年《无敌》(Invincible)期间录制的非凡作品的专辑。

为了向更多人推广普及竖琴音乐,埃马纽埃尔•塞松以音乐大师巴赫的《法国组曲》开场。这一组曲本是为键盘乐器而作,经竖琴重新演绎,为观众们带来了不一样的精彩。在接下来的演奏中,“顽童”为听众带来了多首为竖琴度身定做的曲目,竖琴透澈悦耳的音乐令人心旷神怡。

即将于5月13日发行的《逃脱》专辑包含了八首杰克逊的曲目,并由提姆巴兰德(Timbaland)、J-Roc、罗德尼•杰金斯(Rodney Jerkins)、星门与AM唱片公司前高管、现任杰克逊遗产委员会联合执行人之一的约翰•麦克莱恩(John McClain)将它们重新打造成新曲目。 他们用以制作的原版歌曲录制于1983-1999年期间,是从《颤栗》之后到《无敌》之前。

除了塞松本人精湛的演奏技巧,观众们还领略到了他极富创意的改编乐曲。在演出下半场,歌剧《卡门》中熟悉的旋律响起。这首由埃马纽埃尔•塞松本人重新编曲创作的《卡门》选段,借由熟悉的旋律,最大程度地展现了竖琴这一乐器独特演奏及音色特征。在埃马纽埃尔•塞松看来,改编耳熟能详的歌剧选段,也是一种推广古典音乐和竖琴的方式,最近他还着手将德彪西的《牧神午后前奏曲》改编为由竖琴、长笛、大提琴、中提琴、小提琴组成的五重奏室内乐作品。同时,“顽童”透露,《卡门》是他最喜欢的一部歌剧,在他与父母一同出游时,车中就不停放着这部歌剧。

这些新完成的歌曲并不是混音。里德选择了更冒险的方式,让每个制作人仅仅根据杰克逊的声音创造出全新的歌曲。该项目的执行制作人提姆巴兰德与搭档J-Roc负责了五首歌曲,他说这就像一个鬼故事,杰克逊无形的声音鞭策他前进,让他创造出足够新潮的音效,并对他的作品予以首肯。

在塞松6岁时,他开始学习音乐知识。当他听到一首莫扎特的竖琴曲后,认定了这就是他想要学习的乐器,而这个决定也改变了他的人生。如今,对塞松而言,每一架竖琴都是一件艺术品,竖琴已经成为他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他每天与竖琴陪伴,用竖琴表达自我,更将美妙的琴声带给不同观众。作为一名年轻的竖琴家,他还一直致力于帮助那些热爱竖琴的年轻人,与他们分享自己弹奏竖琴的经验。

这是杰克逊遗产管理委员会和索尼音乐公司协议里的第二张真正意义的全新专辑。2010年的《迈克尔》是第一张,更专注于杰克逊去世前录制的歌曲。这些歌曲主要由原本参与录音过程的制作人完成,他们努力执行了杰克逊的旨意。可是由于少了杰克逊在录音室里的完美主义,结果不尽如人意。布兰卡称这个过程“有点混乱”,并表示缺少整体的指导方针。

在本次演出的最后,观众热情的掌声让塞松三度返场。而在演出结束后,他还来到大厅,与乐迷一同交流分享。这位“顽童”让人真切感受到了来自法国的热情与优雅。

《迈克尔》发行后,美国的销量为54万张,并不算高。但杰克逊在去世五年后,依然拥有巨大的商业潜力。去年,杰克逊遗产委员会与太阳马戏团联手打造的“迈克尔•杰克逊:不朽传奇世界巡演”(Michael Jackson: Immortal World Tour)成为史上第九最卖座的巡演,超过了滚石乐队1994年至1995年期间的“噬情狂”(Voodoo Lounge)巡演,滚石乐队当时的演唱会开了407场,赚取了3.251亿美元,有近300万人观看。“不朽”现在回到北美继续巡演,而第二台太阳马戏团打造的演出,“独一无二”,则于2013年5月在拉斯维加斯的曼德勒海湾酒店开演。

“2013-2014走进大剧院——汉唐文化国际音乐年”的演出场次已经过半,秉承“普及古典音乐,推广剧院文化”这一宗旨,汉唐文化在六月开设了“献礼儿童节”版块,希望在为儿童普及音乐方面,贡献自己的一份力。

根据尼尔森音乐统计,自从迈克尔•杰克逊去世之后,他的唱片在美国卖出了1280万张,其中的近800万张是在2009年6月25日去世当天及随后的几个月之内卖出去的,这使得他成为当年最畅销的艺人。从此以后杰克逊的唱片销量开始放缓。去年,他的专辑才卖出去了58.4万张,比“猫王”埃尔维斯•普雷斯利(Elvis Presley)及约翰尼•卡什(Johnny Cash)的还少,但是比惠特尼•休斯顿(Whitney Houston)及吉米•亨德里克斯(Jimi Hendrix)的要多。尽管还不清楚《逃脱》最终销量如何,但这张专辑势必将会提升销量。

除了使其成为一张受人欢迎的专辑之外,里德及所有相关人员都有更好的意愿,即在当今的流行文化中仍然保持住杰克逊的音乐存在。毫无疑问杰克逊的影响力依旧存在。听听《公告牌》榜单上前100名的热门曲目,你就会听到杰克逊的门徒们的音乐——当前是法瑞尔•威廉姆斯(Pharrell Williams)的《快乐》在冠军位置(他一直以来就在推崇他称之为杰克逊的“结巴流行乐”的发声模式),而排名第九位的贾斯汀•汀布莱克的《并非坏事》(Not a Bad Thing),则是由《逃脱》专辑制作团队的提姆巴兰德与J-Roc联合制作的。在制作这张专辑时,提姆巴兰德说他会问自己,“我怎么才能让这首歌在电台里与凯蒂•派瑞(Katy Perry)竞争?这些歌曲会不会显得过时?听上去会不会有新鲜感?我必须确保这些歌曲能够与当前所流行的东西竞争。”

四月,里德召集了除约翰•麦克莱恩之外的《逃脱》专辑制作人,并和《公告牌》杂志谈论了制作专辑的事宜,以此拍摄了一部纪录片。他们在好莱坞的亨森录音室见面,这个录音室的前身是AM录音室,于1966年修建在查理•卓别林(Charlie Chaplin)工作室的旧址上(杰克逊对卓别林银幕表演很痴迷并将其视为学习的榜样)。昆西•琼斯与杰克逊在这里的A号录音室录制过《天下一家》(We Are the World) ,杰克逊曾在这里的录音舞台上排练过数次。

本文由www.468.net发布于关于我们,转载请注明出处:幕后传奇,与来宾深情互动www.468.net:

关键词: